我的天才男友 摘自網路 「你和你男朋友最常去哪裡約會啊?」每當有人問我這個問題,我總是裝傻或者是含糊以對,因為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比較好。直到有一次和姊妹們聚會時因為酒喝多了,又經不起一而再再而三的追問,才以連蚊子都很難聽清楚的音量說出答案。「漁....漁港....」「呃..啊....真的假的?妳不是最喜歡抓娃娃嗎?還以為你們每次約會都會讓老闆想把抓娃娃機的電源關掉呢!」這不是在開玩笑,男友謝雨的故鄉就在南部的海邊,所以非常喜歡海鮮,雖然離鄉背井到遙遠的台北奮鬥,但是只要一有空,總會到漁港花上兩三千塊打牙祭。和他交往到現在差不多一年了,雜誌上推薦的情侶約會地點沒去過幾次,但是富基、碧砂、南寮、梧棲、東石....從南到北,大大小小的觀光漁港差不多都跑遍了,朝聖的虔誠度比起進香團的信徒,著實不遑多讓。謝雨除了喜歡吃,更喜歡自己動手做。室內設計他的手藝很好,常讓我懷疑他念的到底是餐飲學校,還是畢業證書上記載的醫學院。第一次見他大顯身手,是在我媽媽的生日。孝順的姊姊知道她老人家喜歡吃龍蝦,特地從富基漁港買了兩尾當禮物,但是我們姊妹倆素來不通庖廚之事,爸爸和姊夫也不會處理這麼生猛的海鮮,正在苦惱之際,謝雨突然自告奮勇表示要解決這難題。只見他熟練地將兩隻龍蝦以開水燙過、去殼、切片,再襯以蘆筍、高麗菜絲以及剝下來的龍蝦頭,一下子就完成了一大盤龍蝦沙拉。我們全家人吃了都連聲叫好,紛紛誇他「黑矸仔裝醬油」--看不出來有這麼棒的廚藝。從此,只要家裡有重要的聚餐,廚房裡一定可以看到我男朋友忙上忙下的身影,他也樂在其中。但是,我萬萬沒想到,這竟是劫難的開始。爸媽的縱容給了他更有力的理由強迫我假日時陪他逛漁港,將大好的悠閒時光浪費在腥味和濕滑之間。「其實,這不算什麼不良嗜好啊!」姊妹們安慰我。「裝潢他不抽煙,不喝酒,不賭博又不花心,還是『三高』金龜婿,有的人想求都還求不到呢!該知足了.....」話是這麼說沒錯,但是,總希望謝雨能夠把多一點心放在我身上,更希望約會的活動能夠多樣化一點。可是,他對海鮮的喜好有如宗教一樣狂熱,而且還是不可侵犯的,即使是憲法,只要與海鮮抵觸,一概無效。也因此,每當踏入漁港後,我總是被孤伶伶地冷落在一旁,而最喜歡的抓娃娃機,永遠不可能出現在那裡。有一次,我想看看他到底除了海鮮外,還懂不懂其他的生活情趣。於是我先走出漁港,到外面繞了一圈後,再走回他背後測試沈浸在海鮮的世界時,他對周遭事物的反應。  「先生,一個人嗎?」我頑皮地問。「喔不!我跟我女朋友一起來的.....」 謝雨怔怔地看著漁箱裡的紅魽出神,反射性地回答了我的問題後,又自顧自地說:「這尾好!肉質肥厚,很新鮮而且價格又不貴....可以拿A面做沙西米,B面室內裝潢清蒸,剩下的拿來做味噌湯....讚!」喔~~我的天啊!都已經在一起一年了,竟然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,真受夠了他的心不在焉!難道我還比不上一尾紅魽嗎?但是謝雨沒有注意到我的無奈,老半天才發現我回來了,而且也不過問我去了哪,只是興沖沖地告訴我:「妳看,今天紅魽大特價耶!一尾才350元而已,我做『紅魽吃』給妳吃好不好?」「隨便....」我冷冷地回應,正要轉身離開,腳底下卻傳出了硬物脆裂聲,伴隨著軟黏的觸感。十分不情願地低下頭檢視,看到了一隻下半身被我踩得稀爛,但是上半身和觸鬚還在急遽擺動,使盡最後一絲生命力掙扎的蝦子。「哇啊~~!」;尖叫聲中,一陣噁心的感覺從食道深處湧起,同時一陣暈眩,幾乎要昏死過去。「乖,別怕....」奇蹟發生了,一向不解風情的謝雨竟然溫柔地從背後將我一把摟住,使我不至於因為驚慌失措而出醜。但是我還沒來得及感激這份意外的體貼,他就對攤販說:設計裝潢「老闆,給我來一斤蝦子!」接著又在我耳邊輕輕地說:「妳瞧,能夠跳到地上被妳踩爛,表示活力夠!而且斷裂口看起來透明又有彈性,這樣的蝦子煮起來一定很好吃!」  真是太過份了!如果不是顧慮形象,一定把那隻踩爛的蝦子塞進他的嘴裡。我在心裡暗暗發誓,這次絕對不原諒他!但是他仍然沒有察覺到我的不滿,快樂地哼著歌,左手提殺好的紅魽,右手拎裝蝦的袋子踏上歸途。  而我只能一肚子火地跟在他身後,不牽我的手就算了,還要我幫他拿後來買的一大包海瓜子。一回到他家,也不問我累不累,手酸不酸,馬上殺進廚房開始料理海鮮。我坐在沙發上,越想越委屈,想看電視轉移情緒,但是節目裡卻正好在介紹最新型的抓娃娃機, 還沒聽主持人開始介紹,眼前陷入一片模糊。開飯囉!」謝雨的聲音從飯廳裡傳來,和著味噌湯和其他海鮮的香味。臉上還掛有未乾的淚痕,想到比我還受重視的海鮮,心裡越系統傢俱想越不是滋味,猛然把桌巾抽起, 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佳餚摔落地面。謝雨望著地上狼籍一片,分不清彼此的味噌湯、生魚片以及蒸魚,目光裡與其說是不捨,不如說是憤怒: 「妳夠囉!這些海鮮哪裡惹到妳了?」我不甘示弱地回嘴:「哪沒有?海鮮比我還重要是不是?」「不是啦!可是妳不覺得這樣浪費食物很不好嗎?」「比起你眼裡永遠只有海鮮來得好!」淚水想必已經和著臉上的粉底糊成一團,但是我不在乎,  因為眼前的情境對我的愛情而言是一道最重要的關卡。「每次快到假日的時候,我總是盼望著你能全心全意的陪陪我,就算只是在家裡的沙發上抱抱我談心也好....」「還記得我最喜歡吊娃娃嗎?你總是說那個既花錢又花時間,而不願意陪我去....但是你喜歡逛漁港,難道就不花錢,不花時間了嗎?」  謝雨愣了愣,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比較好。既然要翻臉,我索性豁出去了:「告訴你,夏謝雨,我對系統家具你真的是死心了,別說不願意再見到你,我以後連海鮮也不吃,只吃肉!」彷彿是教義受到嚴重挑戰的信徒一樣,他不死心地勸我:「只吃肉會比較容易胖唷!吃海鮮比較健康.....」「你管我!反正我就是胖啦!怎樣?上臂壯,腰也肥,腿更粗!胖到像隻豬一樣!」我歇斯底里地狂喊,伴隨著麻辣酸澀苦五味雜陳的心情,然後頭也不回地跑出謝雨家。「終於到了該結束的時候....」茫然地走進久違的湯姆熊,我極力將淚水噙在眼眶裡,將一個又一個的銅板餵入夾娃娃機。  酷企鵝、Kitty貓和小叮噹等娃娃在我靈活的掌控下,一隻又一隻地滾入壓力管中,到取物口排隊。等到娃娃抓膩了,我又去抓別的東西,雖然難度提升,但是隨著我越來越熟練的手法,它們也只好乖乖地任我手到擒來。「哇!這個女的好厲害喔....」「超神~~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抓到這麼多隻!」「我看老闆下次再也不敢讓她來了吧?」不理會周遭的驚嘆聲景觀設計,我只顧著將情緒全部浪擲在曾經是我的最愛,但是卻為了他而塵封已久的歡樂上。「這個送你....送妳...」 身上的銅板都花光了,奇怪的是,空虛的內心卻沒有而因此得到滿足。我將戰利品一隻隻分送給圍觀的小朋友,很諷刺地,到最後僅剩的卻是個懶骨頭抱枕,而且上面還印著一隻活繃亂跳的龍蝦。「奇怪,什麼時候抓上來的?」大概是因為當時太生氣了,只要有東西就抓,所以才連這我不願意再見到的海鮮圖樣也抓上來吧!看到那隻龍蝦,總是會不由自主地想到謝雨,我別過頭,不願意再回憶任何和他有關係的過往。突然,背後一陣熟悉的聲音傳來:「小姐,一個人嗎?」是他!而且,這王八蛋還學我說話!我沒有回頭,賭氣地抱著懶骨頭不理他,被夾娃娃的興奮壓抑好幾個小時的酸澀再度湧上鼻頭。  見我不肯回應,謝雨又像下午在魚市場一樣,從背後摟住我。「先生,請你保持尊重,我們已經不是男女朋友了建築設計,請別做出這麼親密的動作好嗎?這裡是公共場合....」話雖這麼說,但是我可以感受到內心逐漸被暖意填滿。他不肯放開手,在我耳邊溫柔地說:「對不起,都是我不好!不該為了海鮮忽略妳的....」「來這套?當我三歲小孩啊....你現在嘴裡這麼說,等你到了漁港,又是另外一回事....」「我保證再也不會這樣了,妳當然比海鮮更重要!我也不會再勉強妳陪我去漁港,而且妳想抓娃娃的時候,我也會陪妳去的。」我挑著眉頭問他:「你敢不敢發誓,以後絕對尊重彼此的喜好,而不是只有我一直遷就你?」「當然敢啊!」他一面把手舉起一面說:「我--夏謝雨從現在開始,絕對尊重朱盈潔,如果有違誓言,就讓我吃魚的時候被魚刺梗死,吃蝦的時候被蝦殼噎死,吃蛤仔的時候食物中毒....就算投了胎,下輩子也只能當沙丁魚,被絞成魚粉餵豬!」「機車!發這什麼誓啊?一點誠意都沒有!」看著眼前這男人孩子氣的模樣,不知何時借貸,胸中的苦悶已經消失無蹤。離開遊樂場,謝雨突然問我:「下次到我家的時候,要不要一起去興達港?」「興達港!又是漁港嗎?」我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緒:「你不是答應我,要彼此各讓一步,學習尊重彼此的喜好嗎?」他正色說道:「火氣別那麼大嘛!那邊雖然是漁港,還是有抓娃娃機啊,而且難度很高喔!」一聽到抓娃娃機,我的眼睛一亮:「真的嗎?先說好,你要出錢,而且一定要陪我玩喔!」「那有什麼問題?」只見他眼中露出跟我一樣的閃亮光彩:「給妳一兩千塊的銅板都心甘情願,而且我保證全程參與....」嗚~~老天爺,難道您真的聽到我的祈禱了嗎?我們家那個自私自利的傢伙竟然轉性了!還沒來得及從感性中甦醒,他繼續告訴我:「興達港那邊的抓娃娃機裡面放的是活龍蝦唷!每隻大概有一斤上下..市價差不多1000元。雖然夾一次要丟五十塊銅板,但是以妳的功力,二十次裡面抓上個兩三隻應該不成問題吧!穩賺票貼不賠的啦....」
創作者介紹

鈴木

tc70tcxqw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